博士沙龙举行第24期静湖读书会语言学专场
发布时间: 2017-04-17 浏览次数: 10

2017323日晚,上外博士沙龙第24期静湖读书会:语言学专场于松江校区四教楼339教室成功举办。本次读书会我们有幸请到了杜宜阳博士作为我们的主讲人。

杜宜阳,上海外国语大学2015级博士,语言战略与语言政策学专业。研究方向为语言政策与语言规划,全球化与城市多语社区,跨国移民的语言选择与适应。现承担中国语言舆情动态项目,发表语言政策研究论文多篇。

主讲人以DC Johnson2013年出版的Language Policy为主线,结合生动平实的案例,围绕语言政策的定义与类型以及理论,概念和框架的历史回顾两方面展开分享。不同于其他导论性质的书,Language PolicyDC Johnson独立编写,避免了多位作者合力编写造成的冗余和衔接不够问题,同时反映当前国际语言政策最新研究,非常适合初学者或之前从事其他领域研究后转到语言政策领域的研究者阅读。

除了Language Policy外,主讲人还向大家简单介绍了三本语言政策方面的专著,An Introduction to Language Policy: Theory and Method由多名作者合著,不适合初学者阅读;The Cambridge Handbook of Language Policy从宏观角度阐释了语言政策,借助全球化,媒体和跨国移民的大背景;Research Methods in Language Policy and Planning: A Practical Guide, 侧重于研究方法,比如民族志和话语分析,对语言政策研究整体的发展脉络介绍较少。

杜宜阳博士做研究的过程中被很多人问到语言政策是什么,因此本次读书会上他澄清了一个误区:与其问语言政策是什么,不如问语言政策不是什么。政府颁布的条例法令绝不是语言政策的全部,甚至只能说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语言政策大体可分为三个部分,一二部分是政府的管理和语言实践,第三部分为语言意识形态(language ideology),即人们价值观中和语言学相关的部分;谈到languageattitudelanguage ideology的区别,主讲人指出:language attitude针对的是具体语言,比如汉语或英语;而languageideology是指人们对语言相关问题的态度,以人们对语言作为一门学科的看法为例,社会上比较流行的说法是“语言工具论”,即语言不是一门专业,更像是一种工具或偏好。

很多人说中国的方言面临消亡的危险,但是人们却没有注意到一种现象:一些孩子尽管在学校家庭的教育中受到普通话的熏陶,长大后却会主动学习并使用当地方言,尽管这与升职,加薪毫无关系,比如上海地铁上我们会看到人们使用家乡话与家人通话。他们试图建立小范围社区内部的一种身份认同(bonding)。有意识或无意识之间,每个人都处于语言政策的包围之中。

语言政策研究经历了三个阶段,分别是传统语言政策研究,批判性语言政策研究和新语言政策研究。

一、传统语言政策研究:理性主义与实证主义

独立之初,一些国家语言不规范甚至没有书面语,迫切需要包括语音,语义和语法在内的语言规划,从法律系统中确认语言的地位。语言规划分为两种:本体规划和地位规划。有殖民史的国家,地位规划中语言之间竞争更加激烈。在我国,传统范式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持续到七十年代末。

传统语言政策中的理性主义接近于工程思维;实证主义强调客观公正看待问题,注重工具理性,这一点在中国各界得到广泛推广,“用数据说话”就是工具理性的一种体现。然而,传统范式下,二简字的推广遭到失败,在一些少数民族自治区以拉丁字母为主的语言推广也未能继续进行。这迫使学者们思考两个问题:语言能否被规划;理性主义到底能不能解决问题。

二、批判性语言政策研究:批判理论与霸权理论

带着这些疑问,语言政策的研究进入了批判范式,学者们开始重视语言和权力之间的关系。学者们从社会不平等的机制出发,认为社会既得利益群体压制并边缘化弱势群体和少数人群,进而批判社会制度带来的语言不公。这也是80年代社会多样性和人权的呼声如此强烈甚至走向极端的原因之一。

批判的目的在于建立一个公正社会,这也使得语言政策从语言学剥离,更紧密地和政治学、社会学、文化学联系到一起。

三、新语言政策研究:后现代思潮与民族志方法

批判范式20世纪后又受到了反思,一些人觉得过度批判会让每个人觉得自己的命运变得很悲惨,毫无幸福感可言。这其实也是过度批判带来的局限性:忽视了人的主动性。语言政策从制定、阐释到执行的每一个环节人们都可以发挥主动性,执行属于自己的语言权力。

杜宜阳博士接着向大家介绍了语言政策研究的几种方法:历史文本分析;媒体话语分析;民族志研究;话语分析;语言教育政策的行动研究。民族志研究是其中的重中之重,其实它更像一种搜集资料的方法,通过参与式观察和自由式访谈,收集资料,提取主体词,进行编码。

  

话语分析是分析资料的方法,主讲人提到了互文性(intertextuality)和互语性(interdiscursiveness)分析。利用互文性分析,可以找出不同文本之间的联系。批判性话语分析(CDA)更是将话语分析提到了一定高度。

读书会接近尾声的时候,杜宜阳博士以过来学长的身份对研究生同学的学术研究提出了一些切实建议,大家既要读经典文献,更要读最新的研究论文,实现一种学术上的接力,避免空中楼阁式的研究。

24期静湖读书会:语言学专场圆满结束,大家用掌声表达了对主讲人杜宜阳博士的感谢,博士沙龙接下来会为大家带来更多精彩分享,欢迎您继续关注我们!

(文/上外博士沙龙 吴林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