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年生活畅享岁月,金婚老人漫话人生
发布时间: 2011-07-08 浏览次数: 863

“玩”年生活畅享岁月,金婚老人漫话人生

——上海外国语大学退休教授与研究生谈情感、品生活

2011年7月2日下午3点50分,虽然室外烈日炎炎,但是虹口校区一号教学楼202教室里座无虚席。研究生同学们在此齐聚一堂,聆听上海外国语大学的两位退休老师施行教授和朱善长教授讲述他们的“玩”年生活,分享他们的人生和情感经历。

此次活动由上外研究生会女生部主办,我们有幸请到了上外三位退休的金婚老人。在主持人李微焓的介绍之下,82岁的施行教授和其80岁的夫人,以及76岁的朱善长教授逐次入场。施行教授和朱善长教授同为上外俄语系的泰斗,虽然都已逾古稀耄耋之年,但是饱满矍铄的精神状态却一点也不输年轻人。讲座一开始,朱善长教授就带给同学们一份惊喜:他用俄汉双语,为大家演唱了两首脍炙人口的经典俄罗斯歌曲《喀秋莎》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他的演唱旋律婉转流畅,声音高亢嘹亮,博得同学们的热烈掌声。

接下来,施行教授首先伴着其博客上的视频《浪漫协奏曲》讲述了一段他和夫人的浪漫爱情故事。两人当年在施行教授的姑妈——也就是著名作家汪曾祺夫人的介绍之下相识,虽然夫妻曾经两地分隔十五年,但是婚姻稳固幸福。回忆起分离的时光,施行教授讲到为了团聚而乘坐四天四夜筒子车的经历苦不堪言,所以对于今天高铁的出现他感到异常兴奋,他曾被邀请去做关于上海高铁的报告。不仅如此,在六十多年的婚姻生活中,施行教授与夫人相濡以沫,从未吵过嘴。施行教授这样温润执着的恋爱态度和婚姻经历给年轻的研究生们树立了良好的榜样。

施行教授还用另外一段自己制作、自己请人配音的视频《陶醉在歌曲旋律中》向同学们讲述了我国唯一专门从事外语歌曲翻译和研究的专家薛范的事迹。薛范身残志坚, 坚持跟着广播学俄语,翻译了很多经典歌曲。借此视频,施行教授鼓励上外众多学子要对外语学习生涯持有奋斗的恒心。

朱善长教授则从工作、生活、情感三个方面讲述了自己的人生。在工作方面,从1952年成为上外学生起,朱老师就没有离开过上外,他是上海外国语大学俄语系副教授,曾任中国俄语教学研究会代秘书长和副秘书长、上海市翻译家协会会员,曾会见过世界俄语大会的主席,2011年还参加了在上外召开的世界俄语大会,可谓是上外俄语系的元老。现在他仍然不忘发挥余热,担任了市离退休高级专家协会文教委员会外语组副组长。讲座现场,朱老师向同学们分发了自己任副主编的《上外离退休信息报》,同学们对刊登于其上的两位教授的文章交口称赞。在生活方面,朱善长教授提出了自己独树一帜的“一日一生”的养老理念。他认为,人的一生分为学习的少年时期、奋斗的壮年时期和享受生活的老年时期,他要将这三个时期浓缩在自己生活的每一天,使自己的每天都成为一生的缩影,由此成其“一日一生”的“玩”年生活。朱老师也强调,“玩”年生活有一个重要条件就是身体健康。他建议研究生们从年轻时代起就开始“一日一生”,将自己的生活规划的充实而美好。在情感和婚姻方面,朱教授分享了过去年代中自己和夫人的感情经历,讲述中幸福之情溢于言表。说起美满婚姻的秘诀,朱老师认为婚姻贵在双方相互坦诚,对于热恋的人来说,更应保持理智的头脑,美满的婚姻必须建立在对对方的透彻了解的基础之上。结尾,朱善长教授请主持人李微焓朗读了一段他精心挑选的故事性散文,短短的文字充满人生和情感的哲理,也饱含朱老师对年轻的研究生们美好人生的真诚祝愿。

讲座在温馨的气氛中渐入尾声,施行教授做了总结发言。他再次强调了 “玩”年人生能够得以成立的最重要条件是身体的健康和家庭的和睦,同时他也表达了与同学们交流的愉快和对同学们的期望和祝福。最后,由本次讲座的主办方——研究生会女生部的正副部长韩佩宜和王亚冰向施行教授和朱善长教授敬献了鲜花,以此向他们表示了敬意和感谢。手捧沁人心脾的香水百合,朱老师又起歌兴,清唱了一首《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整场讲座在温馨的歌声中结束。

后记:在这次讲座中,当老教授们讲述他们的流金岁月、畅谈 “玩”年人生的时候,同学们也仿佛跟随他们跨越时空的隧道,经历和体味到了生活的点点滴滴。施行教授是位至今仍坚持每天写博客的潮人,他对新鲜事物抱有比年轻人还要浓厚的赏识兴趣,这份潇洒和进取真可谓“82岁的年龄,28岁的心态”。不管是施行教授的自制视频,还是朱善长教授的嘹亮歌声,都折射出他们的“玩”年充满畅意人生的洒脱自在,毫无迟暮老去的黯淡无光。综观“玩”年生活,蕴含的是对岁月赐予的感恩,对美好情感的体验,对生命时光的珍爱。这已不仅是一种养老观念的变革,正如施行教授自己写道的那样,更是“一种情趣,一种境界,还是一种人生理念和生命哲学的升华。”金婚老人们尚且如此,年轻人更应该向他们学习。倾听完他们如诗的岁月往事和如歌的婚姻情感,讲座现场的每位研究生同学的收获都是满满的,他们对生命更加热爱珍视,对情感更加向往追求,也获得了更加练达超脱的人生态度。

(文、图/吕金函、研究生会女生部)